【OL激情】(16-17)【作者:仙妲姬】   人妻小說 
字數:3330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,謝謝??!

     ?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   。?br>
         ?。跡希碳で欏彩臣ひ交ぃ?br>
  『人是需要鼓勵的,看完請多多回覆或給感謝,才有動力寫更精彩的續集?!?br>  某日下午,要到貞清的公司,提交設計稿時,我把車停在她公司附近的路邊,走路前往時,剛與一位小姐擦肩而過,正在想,這個妞長得還不賴,而且還蠻敢穿的,一件背心加白色薄外套加短褲,可見到乳溝。

  小姐:『強劫!強劫!』我一轉身,見到一位騎機車男子,一手騎機車,一手有個女用包包,直沖我而來,因為幾乎要撞到我,我本能的拿起電腦公事包,往那男子身上砸。結果那男子倒向機車右側,一只腳被機車壓住,我也往機車左側倒!

  那女子匆匆跑來,就往那男子的胸前,狠狠的踹好幾腳,那男子彎曲著身體,似乎很痛的感覺,爬不起來。而我的右腿外側,也一陣劇痛,原來機車雖倒,但油門著地,仍持續加速,造成后輪快速空轉,摩擦到我右大腿外側。

  后來,那女子打電話報警,因那條路,都是獨門獨院的住家,她就去按了貞清公司及隔壁的電鈴,說被搶劫,請求幫忙。結果貞清公司,出來兩位先生,隔壁也出來兩位,貞清公司的總務先生見到我。總務:『阿輝!怎么是你,有沒有受傷?』我:『有!大腿很痛!』

  他拉起我來,我看到我的右大腿的西褲,黑黑的,還帶有血跡,一陣燒焦味。
  本來要帶我進去辦公室,但我痛的實在無法移動,另位先生,就打電話叫救護車,并再通知公司總機通知貞清。沒多久,貞清及佩琦,還有其他一些人都跑出來了。

  貞清:『傷在哪里?』我指指右大腿,她看我一付痛苦的表情,過來摸摸我的臉,親一親嘴。

  貞清:『忍著點!我去開車送你去醫院?!晃乙∫∈?,比個打電話的手勢。我:『已經叫……救護……車了?!晃壹歉鑾婪?,還躺在地上呻吟,被一個男的雙腳壓在他身上。沒多久,來了警車,下來四個警察,一個下來見狀,就將那搶匪扣上手銬要帶走,那搶匪一直呻吟,那警察似乎不理,直接帶上警車。另一位警察過來,見我旁邊有人在安慰。

  警察:『你被搶?』我搖搖頭。那小姐就跑過來。小姐:『是我被搶,這位先生幫我攔下壞人,然后受傷了?!瘓歟骸航芯然こ得??』有人:『叫了?!徽饈焙?,已聽到救護車的聲音,救護車到達時,馬上推推車讓我躺上。救護人員:『你哪里受傷?』我指指右大腿,他一看,要撥開我傷口邊的褲子。我:『很痛!』
  他們推我上車,關起車門就開走了,一直到XX醫院急診室。一到就被推進急診室,就有醫生跟護士過來。醫生:『怎么受傷的?』我:『被機車輪胎磨的?!灰繳純春?,就走開跟護士說一些話?;な烤湍眉艫?,將我的褲子剪開,然后作傷口的消毒,雙氧水一弄,痛的我眼淚都留出來了。醫生再過來看了一下,就去打電話,然后回來。

  醫生:『你這里的皮膚,被磨得很深,沒辦法癒合,所以要作移植手術?!晃遙骸涸趺匆浦??』醫生:『我們要割下你大腿內側的一塊皮,來貼在你受傷的傷口。現在剛好,皮膚外科醫生有空,所以可以馬上作手術。你要不要打個電話叫家人來?!徽饈?,貞清跟佩琦進來了。貞清問醫生狀況,醫生告訴她后,她就叫佩琦拿我的健??ㄈグ曄中?。

  沒多久,就把我推進手術房了。進手術房,我只作半身麻醉,所以知道,有人脫掉我的褲子及剪掉我的內褲,大概三個鐘頭后,出來恢復室,貞清及佩琦進來,問我當時情況,我告訴她們,當時我也不是真的要抓他,只是那搶匪,好像要撞到我,本能的將電腦包一揮,他就倒了。佩琦說,到時警察問你,就要說是你發揮見義勇為的精神,把他制伏的。

  后來來了一位護士!護士:『我們會為你安排燒燙傷病房,你要住什么病房?
  一人還是二人房?『貞清:』你有沒有保險?『我:』有!『貞清:』那住一人房好了?!何業愕閫?。我:』我還是打個電話問一下。我的手機給我?!何揖痛虻緇?,問了保險員,她說我的保險【燒燙傷】還有加倍理賠。所以就進了病房。

  進病房后,護士來安置一些器材,我還吊著點滴。她告訴我,因為是外傷,這點滴打完,應該就不用打了,但傷口一天要換兩次藥,大概要五天,視傷口復原情形而定。貞清說要留下來陪我,我堅持不用,而且也沒什么大礙了,她說找我學弟過來,我說找他來,睡得跟豬一樣,就算了。我請她叫學弟帶一些盥洗用具來,還有我的電腦,檢查一下,如果沒壞,就帶來給我,包括3G卡。我就要他們離開。

  晚上,學弟把盥洗用具跟電腦帶來,說沒摔壞。原本他說要留下陪我,我說不必了,我可以自己走動,就讓他回去了。到了晚上,麻藥退了,感覺有些疼痛。我才發現我沒穿內褲,因為穿內褲,可能會碰到傷口,也不能穿褲子,只穿從后面綁袋子的衣服,但那幾個結,躺著很難過,這時,點滴也快完了。我就按護士鈴,護士進來。

  護士:『什么事?』我:『點滴沒了?!凰投職訓愕偉蔚??;な浚骸耗悴揮迷俅蛄?,吃消炎藥的就好?!晃遙骸耗懿荒馨鏤野押竺嫻慕岵鸕?,躺著不舒服。

  『我就起身,讓護士拆掉,然后我就下床?;な浚骸荒鬩陜??『我:』上廁所。

  『我就起身往洗手間走,洗手間在門口,護士要出去,就跟在我后面?;な浚骸黃ü陜崾檔??!何一贗房戳慫謊?,長的還不錯,身材也不賴,就對她笑笑。我:』你是負責我的護士嗎?叫什么名字?『護士:』我叫美芳,有事隨時叫我?!?br>
  隔天早上,她們交接班,換一個長的可愛的護士,眼睛大大的,叫愛柔,另一個應該是大夜班,昨夜睡著了,沒見過。交接大概說,我是昨天住院的什么狀況,然后說待會要換藥。沒多久,護士就推著藥車進來,拿了兩顆藥給我,然后開始幫我換藥,先換外側的,再換內側,就把衣服掀開。

  起初,她看到雞巴,似乎不在意,但她換藥時,難免會碰到雞巴,甚至要看清楚傷口,當她低下頭時,我的雞巴剛好抵住她的臉。他脾氣很好,用手靠著雞巴,把她挪開,開始換藥,但有次轉頭時,覺得她嘴巴有碰到雞巴,結束后,她:『先生,不要那么沖動,還有,你DD好硬?!晃遙骸杭矯瑯?,不沖動就不是男人了?!?br>
  早上,貞清有打電話來,問我的情形,我請她不用過來了。倒是茹莉、美蘭及艾莉卡,提著雞湯來看我。茹莉:『哇!英雄耶!昨天新聞還有提到這件事,但沒將你報出來?!晃遙骸赫昵逵懈嫠呶宜?,她有叫警察不要來騷擾,記者來時,我已經進手術房了,超過截稿時間了,這種新聞,就一次的報導熱度而已?!幻覽跡骸耗閔嗽諛睦??』

  艾莉卡就把衣服掀開要看,結果就露出雞巴。艾莉卡:『為什么沒穿內褲啦?
  『我:』傷口在那,就不能穿內褲?!喝憷潁骸煌?!那這里的護士,不就爽到了。

  不行,肥水不落外人田?!核低?,她就把嘴巴,含住我雞巴猛吸,吸了一陣。茹莉:』不行了,美蘭換你?!好覽季鴕皇址鱟盼業募Π?,一手用手掌心,按著我的龜頭一直轉。我:』呵……美蘭……你又學新招了……好刺激……『

  我正在爽的時候,愛柔進來,一見她們在玩我雞巴。輕聲的制止。愛柔:『請不要在醫院作這些啦?!幻覽季筒緩靡饉際帳?。愛柔:『我忘記問你,要不要訂醫院的伙食,因為你沒穿衣服,出去不方便?!晃遙骸翰揮美?,反正我要減肥?!幻覽跡骸悍湊鬩允裁?,打電話給我們幫你帶來。這里有雞湯,待會你再吃,沒戲唱了,我們要走了?!?br>
  她們三個剛走,我正在喝雞湯,昨天那位被搶的小姐,提著水果籃走進來。小姐:『先生你好,不好意思,讓你受傷住院?!晃壹剿?,今天穿ㄧ件細肩帶的連身長裙,是兩層紗的,但有點透明,隱約可以看到丁字褲及胸罩【肩帶是透明的】戴著草帽,又提竹籃,約155公分,長的嬌小,很有歐洲少女的味道,看得讓剛剛要冷靜的雞巴,有點翹起來。

  我:『沒什么,應該作的,只是自己不小心,被輪胎磨到,沒什么關系啦!』小姐:『還好包包有追回來,里面沒有很多錢,但有很多,我的重要東西?!晃遙骸何醫邪⒒?,請問你芳名?』小姐:『那么文謅謅的,我叫如雪?!晃遙骸號齙矯瑯?,要有氣質一點的問。真是人如其名,你剛出生,皮膚一定跟現在一樣的白,所以,你父母才幫你取這個名字對吧?』如雪笑笑沒說話。這時候,我想把剩下那半碗雞湯喝掉,正端著在喝。

  她似乎看到,我大腿外側的包紮,就伸手掀開我的衣服。如雪:『你傷在哪里?』我阻止不及,她就看到我直挺的雞巴。而我的湯,灑在我胸前。如雪:『對不起!對不起!』她想要幫我擦,抽起面紙,但不知如何動手。我:『沒關系!沒關系!』但我覺得身上黏黏的,想擦一下。

  我:『如雪!沒事啦,我進去擦一下,就可以了。沒事,你可以先走?!蝗繆骸何野錟??!晃遙骸翰環獎憷?!』如雪:『沒關系啦!剛剛,你的同事都不介意幫你擦DD,我也不介意?!晃遙骸耗憧吹攪寺??』如雪:『我剛剛就來了,不好意思打擾你們?!晃遙骸閡蛭頤嗆蓯?,她們在作弄我的?!蝗繆骸好還叵道?,我帶你到浴室幫你擦?!?br>
  我就起身,不好意思讓她扶,就走進浴室。其實,我各種動作都可以正常,只是傷口不能碰到水。走進浴室后,因為衣服都是雞湯,我就脫掉,她在門口,見到我全身赤裸,雞巴直直挺著,她猶豫一下,站在外邊。我:『真的,我自己來就行了?!蝗繆骸耗閔絲誆荒芘齙剿?,我順便幫你用沖的,比較舒服?!?br>  她就拿浴室內的塑膠板凳讓我墊腳,并拿出毛巾,摺一摺蓋住我的傷口處。接著,她就出去了,當我在納悶時,他已經赤裸的進來了,她全身皮膚,白里透紅,奶子雖不大,但圓圓的,很漂亮,陰毛只有小穴上面一搓,看的我的雞巴,在她面前彈了幾下。

  她打開水龍頭,小心的淋濕我身體,不讓水流到傷口。由於我只站一只腳,搖搖晃晃的,她就用身體幫我檔著,接觸起來,真的很光滑,沖雞巴時,更是輕輕的磋雞巴,心想,為她受傷,真是太值得了。沖完后,她拿著浴巾擦我全身,不讓水流下來,雞巴更是擦的乾凈。她:『這樣有沒有比較舒服?』我:『沒有?!凰勺叛劬次?。她:『為什么?』我放下腳來,抱著她?!凈購蒙絲詼莢詿笸攘講?,正面接觸沒關系!】

  我:『有個東西,脹的很難過?!凰π?,看看我,就蹲下身去,用嘴含我的雞巴,她嘴巴也不大,含的緊緊的。她吸了一陣。她:『你DD好硬,吸不出來,我們一起做愛,方便嗎?』我點點頭,就拉她起來,用手輕撫她的小穴,她緊抱著我,在我胸膛親吻。感覺到她蜜洞已經有點濕了。如雪:『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』接著,她手扶著墻壁,將我的雞巴,插入她的蜜洞,由於還是怕碰到傷口,就慢慢的插到底,再慢慢的抽出。

  如雪:『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呵……呵……呵……』由於受傷,只能採用這個姿勢,繼續抽插,有幾次受不了,碰到傷口,痛了一下。如雪:『嗯……嗯……呵……呵……嗯……呵……嗯……呵……』她都是柔柔的叫著,因為都慢慢插,時間就拖久。如雪:『嗯……嗯……好……久……呵……到……外……面……去……』我就將雞巴拔出,她拉著我的雞巴回到病床,她躺在床上,我將她的雙腿,架在肩膀上,再用雞巴猛插進去。如雪:『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

  這時,病床撞到床頭柜,發出聲音來。我趕緊停止,抽出雞巴,去把那病床剎車踩到底,在把床頭柜挪開一點?;氐醬脖?,因為我沒辦法蹲下去,會有點痛,我就將他雙腿抬起,用我的嘴巴,去吸他的蜜洞。如雪:『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』他的蜜洞,已流出很多淫水了,我就再將雞巴,插入他蜜洞,而且加快速度。如雪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嗯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』

  抽插到她的身體,開始打哆嗦,接著抽慉,攤在床上了,我則繼續抽插十幾下,就射精在她的蜜洞。但我繼續抱著她,吃她的乳頭,但她似乎不要了,推開我。

  起身開始穿衣服。如雪:『我要先走了,明天再來幫你洗澡?!晃遙骸赫嫻穆??那我要住久一點?!蝗繆骸耗閔窬?!你快好起來,我才會高興,再好好伺候你。

  『說完,她幫我換一件乾凈的衣服后,就離開了。

  下午貞清及佩琦,帶了魚湯及吃的來,看到有雞湯。佩琦:『哇!有雞湯,讓人捷足先登了,可惜清姐的濃濃愛心?!晃遙骸何彝旅覽莢縞洗吹??!徽昵澹骸耗悄閬衷詼霾歡??要不要先吃飯了?!晃遙骸河械愣雋?,今天只吃雞湯?!慌彗骸赫飪墑喬褰闋約鶴韉?,要吃完?!晃揖偷愕閫?,拉了貞清,親她一下,就開始吃東西。佩琦也一樣,掀起我的衣服。我:『想不到,你手藝還不錯?!慌彗骸荷絲讜躚??哇!你好噁心,也不穿內褲?!晃遙骸何沂敲話旆ù├?,是你自己愛看,還說我噁心?!慌彗陀檬?,猛搓我的雞巴。

  佩琦:『最好是我愛看?!晃遙骸耗閽嚼叢焦?,當著清姐的面,玩她老公的DD?!徽昵澹骸號彗灰至?,讓輝哥吃飯?!懷醞旰?,佩琦把餐具收好。貞清:『你要不要擦一下身體,應該不能用沖的吧?』我:『幫我擦一下好了?!慌彗腿ピ∈夷貿鲆渙撐璧乃懊?。佩琦:『這毛巾跟浴巾,為什么濕濕的?』我愣了一下。想要不要說,想說算了,還是不提。我:『下午想自己擦,結果差點讓水流到傷口,就放棄了,現在剛好你們來,就讓你們為我這個勇士,服務一下吧?!?br>
  她們就開始,用毛巾擦我的身體,擦完后,佩琦:『DD要不要服務一下?!灰膊壞任一卮?,她開口就含進去了。我:『你男朋友的吃不夠,吃到你清姐男人的?!慌彗骸呵褰闥得還叵?,要讓我多多找你練習?!晃遙骸赫昵?,你真的這樣說?那也要問,我同不同意?』貞清:『她的第一次,你也沒經我同意就教了,結果教出一個大淫娃,所以,自己種的因,就自己承受這個果?!慌彗骸呵褰?,你怎么說我是大淫娃?!徽昵澹骸夯共皇?,若不是你輝哥受傷不方便,我看你咩咩都插進去了?!?br>
  佩琦就不吸了,但還是用手在套弄,貞清跟我聊天,詢問想吃什么?需要什么?明天幫我帶來,我就抱著她在親吻。這時,美芳推著藥車進來,一見這種情形,口氣就相當兇,比早上愛柔兇多了。美芳:『這里是醫院,不是賓館,請不要亂來,我現在請你們出去,我要換藥了?!徽昵澹骸憾圓黃?,她們在開玩笑的。阿輝,那我們先走了?!?br>
  她們離開后,美芳開始幫我換藥,跟早上情形一樣,我的雞巴一直在彈跳,會打到她的臉,見她臉色,從剛剛的兇巴巴,好像緩和了許多。美芳:『聽說,今天好幾個女生來看你,都在玩你的DD,中午聽說,還跟一位美女作愛。有沒有???

  『我:』你們有聽到?『美芳:』病房的隔音還不錯,只是有幾聲,不小心撞到什么?有人偷看到,叫我小心你一下?!何遙骸晃裁匆⌒奈??『美芳:』因為你有只女人很喜歡的東西,怕我吃不下?!何遙骸荒且灰鑰純??!核蛄宋壹Π鴕幌?,就推藥車出去了。

  沒多久,公司的技術部門,及幾位同仁來看我。我說一切都還好,就是怕傷口感染而已。其中一位男同事說:『你在這,無法出去風流,要不要帶A片給你!』我說:『那不是更難過!』【心想,在這才能更風流呢!】晚上,我正在看新聞報導,美芳又推著藥車進來。我:『不是換過了嗎?』美芳:『有個傷口,要你治療一下?!晃遙骸菏裁瓷絲??』美芳就走到我床邊,掀開我衣服,張口就含住我的雞巴。我:『你不怕別人知道?』美芳:『你放心,沒人進得來?!?br>
  這樣,我就不客氣,將手從胸口伸進去,開始撫摸她的奶子,用手指掐她乳頭,她似乎也很敏感,一掐奶頭,身體就開始扭。接著,我就起身,讓她躺在床上,撕開她的絲襪,將手指,從內褲旁邊,插進她的小穴,并用力旋轉。美芳:『啊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……刺激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她的小屄,開始濕潤了,我再用手指抽插方式,用快速進行抽插。美芳:『啊啊……輕……啊啊啊啊……一……啊啊啊……點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她真的很敏感,屁股已經扭動很厲害了。
  由於,我無法幫她脫絲襪及內褲,只好脫到膝蓋。然后讓她雙腿,架在我一邊的肩上抱住,再將雞巴插入,由於這樣比較緊,但她的小屄,實在很濕,所以肏起來還很順暢,當被我一次一次的直插到底,她似乎已經瘋狂,不斷的躺在床上搖頭。美芳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接著,我插著不動,改用轉圈的,然后再用力抽插。美芳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

  『感覺她小穴一縮,當我將雞巴拔出時,她竟然噴尿出來,差點弄濕我傷口,還好閃的快。

  她躺在床上休息,我則坐在沙發上,等她起身時。我:『你要幫我換衣服及床罩?!凰愕閫?,走到門口,彎下身去,拿起一個三角形的門檔【原來有這個,才不怕人進來!】。沒多久,她帶了床單及衣服進來,我請她過來。我:『生病就變得很變態,你把內褲脫掉給我,然后把裙子弄高,光著屁股,幫我換床單?!凰πΦ?,就把絲襪及內褲脫下,丟給我,然后故意翹著屁股,幫我換床單?;緩靡呤?,我再用手,插她幾下小穴,她扭了幾下屁股,就走了。

  晚上將近十二點,我已經快睡著了,聽見有人進來,在叫我,是美芳的聲音,我假裝睡著了。她就過來,掀開我衣服,讓雞巴露出來。感覺進來兩個。美芳:『你看,就是被這只DD,弄得好舒服?!換な浚骸嚎雌鵠從植懷?,就弄得你把內褲都給人家?!幻婪跡骸旱嗆苡?,插起來就是很舒服?!換な浚骸赫嫻穆??』美芳:『不信?你摸看看?』護士:『我才不要?!幻婪跡骸翰灰退懔?,但是這件事,不要跟別人說?!晃腋芯跛且呤?,我就出聲。

  我:『護士小姐,三更半夜打擾病人,還對男病人的陽具,品頭論足,作性騷擾,好像過分了點吧?』美芳走過來靠近我,拉起我的手,就往她的小穴擺。她真的沒穿內褲,上一晚的班。我就將手指,緊緊插入她的淫屄不動,只將手指頭,在小穴內挑動。美芳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』另一位護士過來,摀住她嘴巴?;な浚骸好琶還?,小聲一點?!凰腿ス孛帕?,并聽到,她似乎也裝上門檔,等她回來后,我用手指,緊緊摳著美芳的小穴不動。

  我:『說!到底怎么回事?』美芳:『啊……和你作完愛后……啊……沒穿內褲……但因為剛剛……很過癮……想著想著……咩咩就留出水來……啊啊……我拿……衛生紙……直接擦……小穴被她……看到了……』美芳一面說時,我偶而就摳她一下小穴,就說的斷斷續續。我:『繼續說?!幻婪跡骸何腋嫠摺 兀胤康摹 脅∪恕模摹““ 芾骱Α懈摺薄怠純礎?br>
  我將手指拔出美芳小穴,將美芳的頭,壓在我雞巴上,讓她含著我雞巴。等到硬的時候。那位護士,雖不是很好看,但可以看出是豪乳級的。我問她。我:『現在,你要不要摸看看?!幻婪季腿ダ氖?,來摸我的雞巴?;な浚骸和?!好硬!

  『我:』要不要試試?!耗俏換な柯諾?,她自己動手,將全身脫光光,我就起身下床,讓她手撐在床邊,不管他的小穴,是否是濕的,就將雞巴插入她小穴。

  護士:『啊啊……輕一點……』我就將雞巴,插在里面不動,伸手捏她的乳頭,雞巴慢慢的抽插。她的小穴也越來越濕潤了?;な浚骸喊““ 嫻摹培培擰謾擰娣“ 凰⊙ǜ?,我就插的更大力,插的她兩個奶子,頻頻晃動,我一只手,改揉著她的陰核?;な浚骸喊““““ ““ ““ 晃以偃盟稍詿采?,將她雙腿分開,用手壓著,再將雞巴插入他的小穴,次次都直接插到底。

  護士:『啊啊啊啊啊……我……啊啊……要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死……』她身體已經開始在顫抖,我就再用力抽插?;な浚骸喊““ ““ “ ““ ““““ 凰男⊙ㄒ恢痹謁跏?,最后流出淫液來了,我還是再用雞巴用力抽插她?;な浚骸喊““““ 牧恕“““““ 搖“““ 晃揖桶緯黽Π?,將精液射在那對豪乳上。

  當她起身時,我:『滿意嗎?』她點點頭。我:『請問,你叫什么?』護士:『我叫鈺瑛?!晃遙骸侯阽〗?,為了表示你的歉意,請你把內褲及胸罩留下?!幻婪跡骸何銥吹畝妓?,咩咩又濕了?!晃遙骸焊奶彀?!我要休息了?!凰搶肟?,我就安穩的睡個覺了。

  隔天早上,愛柔進來說,待會醫生要來巡房,叫我準備一下。我就起床去盥洗,出來時,是三個醫生,一個女的,二個男的。主治大夫要我躺下,看我傷口。醫師:『目前癒合狀況,還看不出來。欣儀,你今天檢查一下?!晃銥茨橋絞Φ愕閫?,她長的瓜子臉,還不丑,但美女還稱不上。

  這時,琪姐跟美蘭來見我,又帶雞湯來。美蘭:『吃皮補皮,多吃雞皮吧?』我:『雞皮我最愛了。謝謝徦老婆,來親一個?!葷鶻悖骸嚎茨閼庋?,應該沒事?!晃遙骸壕橢財さ牡胤?,看會不會癒合?!晃腋鶻闥盜艘恍┕?。這時,愛柔推藥車進來。愛柔:『我待會再進來換藥好了?!葷鶻悖骸翰揮昧?,我們也該走了?!?br>
  她們走后,愛柔開始換藥,她今天靠我特別近,一陣香味,美女當前,她才剛剛掀開我衣服,我的雞巴,馬上起立致敬。愛柔:『你不要這樣啦!』我:『沒辦法!他見到你就起立了。不然,你讓他聽話??!』愛柔:『你的東西,我怎么讓他聽話?!晃夷貿雒婪幾沌哪誑愀卣?,在她面前搖晃。我:『她們就是用這里面的東西讓他聽話?!話幔骸耗鬩桓鐾砩細嵌忌洗擦??!晃遙骸何頤敲揮猩洗?,都在床下,作—愛—』愛柔:『不幫你換了?!凰低昃統鋈チ?。我想,難道我挑逗失敗了。

  我就拿出電腦,上網處理公事。過了一會兒,我聽見有人進來,還要門檔檔住門的聲音,原來是愛柔又進來了,但沒推藥車,只拿包東西。我:『今天不換藥嗎?』愛柔:『今天醫師待會要檢查,所以先不換?!晃遙骸耗悄鬩陜??』愛柔:『我要跟你上床!跟你拼了,看你行不行?』我:『我的至理名言,男人不能說不行,女人不能說不要,來啊?!?br>
  我心想,長的那么可愛清純的女孩,原來也是個好色的。就見她,從包包拿出一條大毛巾,圈住我的傷口,然后再拿出有魔鬼沾,里面好像是棉花,再將這東西圈住毛巾。然后把自己衣服全部脫掉,露出圓圓的雙奶,及粉紅的小穴。她一下就爬上床來,將她的蜜洞對著我的嘴,她嘴巴就含住我雞巴。心想,她大概要跟我挑戰性愛功力了。

  我就用三指功插小穴,中食指直摳住小穴內不動,姆指猛揉她陰核。她因為太刺激,身體打了幾下哆嗦,嘴巴一開。愛柔:『啊啊啊啊……你……好……啊啊啊……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我再換姆指,按住陰核不動,其他兩指在小穴內騷癢。她就渾身顫抖,小穴內已經濕潤潤的了。愛柔:『呵呵呵……好……啊啊啊……癢……呵……好癢……呵呵呵……』

  她想爬起來,但我用另一只手,壓住她的腰。手指繼續輪流摳插。這樣的方式,應該是又痛又癢又爽,可能太刺激了,她嘴巴根本無法含住我的雞巴,所以,我現在是在攻擊方。愛柔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她小穴內都是淫水,手指摳起來更順暢,我就繼續的摳插癢。愛柔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我……啊啊……輸……啊啊……了……啊……』

  我看到她的內陰唇在收縮,一動一動的。淫水都流出來了,攤在我身上。我還是硬讓她轉身抱著她,將雞巴插入她小穴,挺著我的屁股,抽插她蜜洞。愛柔:『呵呵呵……我……沒……呵呵……力……呵……』插幾十下,由於她小穴一直流出淫水,感覺要流到傷口了。他又癱在床上。我:『先放你一馬,再找時間讓你試看看?!凰捅ё盼?,躺在我身上休息。

  這時,有人敲門,愛柔趕快起來,拿著衣服到洗手間內躲著。我起身開門,是一位阿桑。阿桑:『病房不能鎖住,也不能用門檔啦。這個我拿走?!凰徒塹的米?。阿桑:『現在要帶你去蘇醫師那作檢查?!晃揖妥礪凍鑫業鈉ü?。我:『我這樣怎么去?』阿桑:『我再拿一件給你穿后面?!話崠酉詞旨涑隼?,抱著我親了一下嘴,把胸罩跟內褲塞給我。愛柔:『我輸了!這給你吧?!凰屠肟?。

  阿桑一會兒,就拿件衣服給我,要帶我去診療室,關了兩天,終於走出病房門了。來到診療室,知道醫師叫蘇麗芬,進去時,她似乎剛門診完,坐在椅子上,閉著眼睛休息。瓜子臉長發,有點冷冷的,像個冰山美人。她見到我。她:『到里面躺下,后面那件衣服脫掉?!晃揖偷嚼錈嫻牟〈蔡上?,等了一下,有個護士推了一支,有放大鏡的架子進來,推到床邊,蘇醫師才過來。

  蘇醫師:『你先離開沒關系,他不是門診,不必你幫忙?!凰拖瓶業囊路?,我雞巴又露出來了,剛剛做愛沒射精,被女人的手一摸,又硬起來了,她看了看包紮的地方,她就離開,回來時,拿了一本一冊子,打開蓋在我雞巴上,然后開始拆掉包紮,用放大鏡檢查傷口。我就故意讓將雞巴用力,因為冊子也不重,就見到冊子一動一動的,我看到她嘴角微揚,好像在笑,但她繼續檢查完后,開始包紮傷口。蘇醫師:『癒合狀況還不錯。后天再看看,也許就能出院了?!?br>  她把放大鏡及包紮的東西都推走,但沒叫我起來。她:『你的DD不止硬,還蠻有力的,我來試試,多有力?!凰湍靡槐臼槔?,打開放在我雞巴上。她:『我看你還能不能頂起來?!晃揖陀昧?,將雞巴頂了兩三下。她又去拿一本,類似百科全書的書,一樣打開放我雞巴上。她:『我看你多會頂?』那書真的很重,一壓不要說頂,連DD都變軟了。

  我:『醫師!這東西不是用來頂的,是用來插的?!凰骸何揖橢濫悴恍??
  『我:』我最討厭人家說我不行,我就頂給你看?!核骸荒愣サ鈉鵠?,我就隨便你?!何揖桶咽楸灸每?,開始打手槍,讓雞巴更硬,然后吸了幾口氣,將書本蓋上,將力量匯至雞巴,那書本,真的動了一下。我:』怎樣?輸了吧!你隨便我,那要怎么隨便我?『她:』你想怎樣?『我心想,她一定會認為,我會要求跟她做愛,我就偏不。

  我:『要你在我住院期間,每天早巡房時,不準穿內衣內褲,然后要證明給我看。夠簡單了吧?!凰骸耗愫鼙涮?!不能是別的嗎?那有這樣的?!晃遙骸翰蝗荒閬朐躚??』她:『嗯,我幫你吸出來,你們男生,不是都喜歡被口交?!晃遙骸旱蟻衷誆幌氡晃隼??!凰骸何揖橢?,你就是要我跟你作愛?!晃遙骸何宜蹈闋靼?,是讓你爽,那是輸的處罰?』她:『難道,你現在不想嗎?』她又恢復那冷冷的表情,我想,她是屬於外冷內熱的悶騷型。

  我:『不然這樣,我現在跟你作愛,明天的要求,你要作到?!凰愕閫?,就直接撲到我身上,抱我吻我,我一只手從她屁股后,去撫摸她的小穴,雖穿著內褲及絲襪,但感覺有些濕濕的,真的是悶騷。她起身,邊走邊脫,去把門鎖上,衣服丟了滿地?;乩從米彀禿盼業募Π?,我則用手指摳她小穴,他的小穴很快就濕了,我下床脫掉衣服,把她推到墻邊,雞巴從后,接近她的小屄,一手摸奶一手摸陰核,擺動我的屁股直插。

  她:『嗯嗯……嗯嗯……好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嗯嗯……』插了幾十下后,讓她坐在護士桌上,雙腿打開,兩手撐在后面,雞巴深深的插入。她:『啊啊啊……

  啊啊……呵呵呵……啊啊啊……呵呵……啊啊……『她用雙腿勾住我雙手,圈住我脖子,讓我抱起她,雙手扶住她屁股,上下拋接,雞巴幾乎到底。她:』啊啊啊愛……啊啊……死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啊啊啊……了……啊啊……『

  這樣真的很費力,就讓她跪在自己的椅子上,我雙手拉住扶手,已經憋一個早上了,我就一陣猛攻。她:『啊啊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……』插的啪啪響的,我就將椅子去抵住墻壁,雙手扶著她的腰,全力猛插。她:『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
  不知插了幾下,我就射精在她小屄內了,但我在射完精后,還是很盡責拔出雞巴,讓她坐在椅子上,用我手指,跟早上對付愛柔一樣,摳揉癢她的內穴。她:『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屁股一挺,小穴一縮,就高潮了,她癱坐在她的椅子,上面也沾了很多淫水。她:『你的雞巴,真的有力?!晃夷悶鸕厴系哪誑愀卣?,圍在我雞巴上。我:『明天不要忘記,我們的約定!』我就離開了?;夭》柯飛?,感覺有些騷動,原來,我只穿前面的衣服,后面露出屁股了。

  回到病房,因為無聊,我就睡了一覺,醒來時,已是下午五點多了,我打開電腦,原本想用MSN跟美蘭聊天,看看公司有沒有什么事。結果一上線,很多人就問我情形如何,一次對近十個人在打字,打的有點頭大,我就告訴他們,不用來看我了。美芳剛好拿藥給我,說要換藥,我就回覆,要換藥了,趕快退出來。
  我:『不用吧,中午才換過?!凰故親吖?,握住我的雞巴在套弄。美芳:『你今天真的脫了愛柔的內衣褲?!晃遙骸核沌謊?,太看不起人了,就兩三下打她解決了。而且還沒用到我弟弟?!幻婪跡骸耗且灰?,我們再一次?!晃揖痛喲駁嫦?,拿出三件胸罩,四件內褲。我:『你的胸罩沒給我,所以,除了你們三個,已經有人幫我服務了?!凰骸核??』我:『你挺八卦的,自己去查?!凰骸耗俏倚卣忠餐嚴呂錘??!晃遙骸合衷誆恍?,待會有人會送飯來?!?br>  沒多久,貞清帶著芷薇及晚餐來。貞清問我,情形怎樣,我告訴她,醫生做了檢查,傷口癒合的不錯,應該再二天,就可以出院了。芷薇:『聽佩琦說,你在這沒穿內褲,然后那些護士幫你換藥,都會看到你的DD,那她們有沒有幫你退火?

  『??@???,吃在嘴里的飯,差點噴出來,緩了一下后,我:』你怎么知道?我在這好可憐,她們這些護士,一天照三餐,外帶宵夜,一直在摧殘我?!很妻保骸徽嫻募俚??『我:』當然是真的。我的DD,都抬不起頭了?!?br>
  芷薇掀開衣服,握著我的雞巴,因為剛剛美芳才弄過,所以還有點硬度。芷薇:『騙人!還是硬的。要不要我幫忙弄出來?!凰涂繼著業募Π?。我:『小姐!我現在在吃飯ㄟ?!徽昵澹骸很妻?,不要鬧了!』等我吃完飯,聊了一下,她們就走了。

  晚點,如雪打電話來說,她有事要晚點來,我就不讓她來了。我按了護士鈴,一位護士進來,我跟她再要一件衣服,想到外面走走。但秋天的晚上有點涼,沒待多久,就回病房了。因為3G卡,上網看影片或打線上游戲不夠順暢,電視又沒什么好看的,就覺得有點無聊,不知不覺又睡著了。11點多,好像在交班,有人進來,我也沒理她們,繼續睡。

  沒多久,耳邊有人再叫我?!夯愿?!』我一睜開眼,一看是愛柔。我:『那么晚了,你來干嘛?明天不用上班?!話幔骸好魈煨菁?,所以我來陪你啦?!晃遙骸何銥詞沁氵閽縞廈徊宓?,在癢了,對吧?』愛柔:『早上沒讓你插到,就硬把人家弄出來,我也想插插看啊?!晃遙骸漢冒?!為了補償你,我就隨便你玩?!?br>  愛柔親了我一下后,就將衣服脫光,雙膝跪著,跨坐在我身上,握住我的雞巴在自己的小穴口磨,有些濕潤后,她就將雞巴,插入她小穴,由於還不是很濕,她就慢慢的插。愛柔:『嗯嗯嗯……嗯嗯……嗯嗯……』看她一付很陶醉的樣子,隨著小穴越來越濕,她抽插速度越快!

  但這樣動作,還是很累,所以抽插一陣,就抱著我休息,讓我的雞巴,有休息的機會,雞巴泡在她小穴的淫水里,也很舒服,我雙手偶而揉捏,掐她的乳房或奶頭,我也用手扶著她屁股,幫忙抽插。她就這樣,連續抽插,又休息幾次。我:『要不要幫忙?』愛柔:『嗯嗯嗯……我要……嗯嗯……自己來……嗯嗯嗯……』

  這次休息較久后,她就用雙手撐住床,將屁股猛力的抽插。愛柔:『啊啊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啊啊……爽……』我想她應該快高潮了,我在這樣的抽插下,似乎也快射了,所以縮一下屁股,看能不能檔著住。

  愛柔:『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她叫了一陣后,癱在我身上,小穴直冒淫水。我也屁眼一松,泄精在她小穴內。結果,我們就赤身裸體相擁而睡。等醒來,已經快七點了。愛柔:『要交班了,你也一起躲廁所啦,不然,她們也會看洗手間?!?br>
  一會兒,她們就進來了,敲敲洗手間?!喊⒒?!你在里面嗎?』我:『對?!懷隼春?,愛柔開始穿衣服。愛柔:『完了!現在出去,會被她們知道?!晃遙骸褐讕橢?,有什么關系?!話幔骸翰恍欣?!現在阿長在外面。你出去制造一點混亂啦?!晃遙骸涸趺粗圃旎炻??』愛柔:『曖呦!你出去露屁股,到護理站晃一圈,就可以了啦!』我就出去,走進護理站,護士看到我就說:『你怎么穿這樣就出來了?!揮腥送低燈移ü?,我隨便問說,要不要先結算醫藥費,然后就回病房了,愛柔也安全離開了。

  接著,醫師就來巡房了,麗芬跟著主治醫師來巡房,主治大夫說,我應該沒問題了,明天再看一下,看是不是可以出院,再回來拆線。我看到,麗芬還是裝酷酷的,但她偷偷到我旁邊,看一下外側的傷口,然后將ㄧ支筆,扔在我腿下。出去就聽她說:『我筆掉了,回去找一下!』然后回到病房,來到我旁邊,把襯衫的鈕扣打開,拉我的手摸她奶子,再拉我的手,往裙子內摸她的咩咩。她:『這樣可以證明了吧?』我:『通過,明天請加油!』

  我正在房內上網,美蘭送來我的午餐,我正跟她在聊天,這時,走進四位警察,其中一位,是高階警官。他:『被我打到那個搶匪,就是最近,出沒在大臺北地區的機車大盜,經過調查,還涉嫌幾起縱火案,局長要我來探望你,并詢問你,是否愿意接受表揚?!晃銥推幕卮鶿擔骸嚎悸強純??!蝗緩?,他跟另一位警官走了。剩下一位男警察,一位女警察。

  男警:『先生!你好,雖然搶匪已經招供了,但我們還是要作筆錄?!凰戳嗣覽家謊?,她就知趣的離開了。正要作筆錄時,他的無線電對講機響了,講了一些術語。男警:『學妹!現在有XXX,讓你作筆錄,可以嗎?』女警:『是!學長?!荒芯熳吆?,女警拿出電腦及錄音機。講話冷冷的。女警:『先生,現在我開始作筆錄,請問有帶身分證件嗎?』我:『在抽屜里面。請自己拿?!?br>  女警拿出我的身分證,開始作紀錄。忽然,態度變得很親切。女警:『你是XX人???』我:『是阿,難道你也是?』她:『不是,是你隔壁鄉的,但我國中,是念你們那邊的XX國中?!晃遙骸耗悄閿Ω檬俏已??』她點點頭。
  我們就開始聊天,知道她叫欣雅,大學畢業后,因為母親失業,被母親要求去當警察,收入較穩定。但跟她個性不符,因為她比較愛玩,覺得作警察很嚴肅。聊到一半時,我起床去洗手間,露著屁股,經過她前面?;乩春?,我坐在床邊,她坐在旁邊的沙發上【放下可當床的那種陪伴床】。

  欣雅:『學長,你傷的怎樣?』我就故意把衣服掀開,露出雞巴。我:『就傷在這里,然后割這里的皮來補?!凰低旰?,馬上把衣服蓋上,我看欣雅,吞了一口口水,然后把筆記電腦,放在床頭柜上,低著頭,走過來掀開我衣服。欣雅:『我可以看看嗎?』結果她說完,就一手握住我雞巴,吸了起來。

  我:『你干嘛?』欣雅:『最近,我參加比賽,已經快兩個月沒作愛了,你的雞巴好硬,握著就想要了,能不能請你幫忙?』我點點頭。我:『學長幫學妹是應該的?!凰湍貿鲆徽胖?,寫著【筆錄中請勿打擾】,然后拿出膠帶,去貼在門口,回來時,邊走,邊將她那身警察制服,脫的精光,露出那有點健美的身材,走過來抱著我,一手握住我的雞巴,一邊親我。她的奶子,碰到我身體,感覺很尖挺,有點結實,我扶著她屁股,也是有點結實。然后,他就把我推到在床上,爬到床上,握住雞巴,在她的小穴口磨了幾圈,就直接將雞巴插入她的小穴。
  欣雅:『啊啊……好久沒吃肉棒了……』她在床上抱著我,她的屁股,慢慢的上下抽插,小穴越來越濕潤了。后來,她下床去,將病床的頭部搖高,重新回來時,她改背向我,在將小穴套入雞巴,這次抽插的速度,就加快了?!敬駁耐凡懇「?,作起愛來,真的感覺來不錯?!啃姥牛骸喊“““ 培培擰妗“ 擰“ 凰謀程稍諼疑砩?,雙手撐在床上,我則一只手,摸她的奶頭,一只手揉她的陰核。

  欣雅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……刺……啊……激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她似乎很喜歡這姿勢,我就緊抱著她,揉她陰核的手,就更用力。欣雅:『啊啊……呵呵……耶耶……啊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……呵呵……啊啊啊……』感覺她的小屄,似乎氾濫了,淫水都流出來。她再翻身,變成緊抱著我,屁股更加用力,上下抽插。欣雅:『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

  接著,她挺直身體,雙手緊壓住我的肩膀,屁股更加用力上下抽插,似乎到了最后高潮關頭。欣雅:『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』她雙手一放,攤在我身上,小穴夾住雞巴縮收,流出一陣淫水。等了一下子。欣雅:『謝謝學長,很久沒如此舒服了?!恍姥啪捅ё盼頤頹?,然后起身穿衣服。

  我起來看她的電腦,除了我的基本資料,一個字都沒打。我:『你要走了,那筆錄怎么辦?』欣雅:『時間拖太久了,你把經過寫一下MAIL給我就行了?!凰涂際帳岸?,我看到錄音機是開著。我就拿過一放,結果是她的淫叫聲,我拿著往我電腦一插。我:『好好聽喔,我要拿來當手機鈴聲?!恍姥牛骸耗閔窬?。

  『我:』很好玩,反正沒人知道是誰?!合略贗旰?,將錄音機給他,摸摸他屁股。

  我:『好了!你可以走了?!凰吞崞鴯擄肟?。

  欣雅離開后,將美蘭帶來的東西吃完,由於連續兩次作愛,有點受不了,就躺下呼呼大睡了,醒來時,已經快七點多了,足足睡了六個多鐘頭,精神體力恢復了不少。一睜眼,發現貞清坐在沙發上。貞清:『你今天怎么睡那么熟?』我:『無聊啊。就睡覺,越睡越熟了?!徽昵澹骸嚎斕慍苑拱??都快冷了?!晃揖痛蚩N潞?,開始吃飯。

  我:『我好幾天沒洗頭了,想去你家,你幫我洗頭,不然這里沒浴缸,腿沒地方擺。所以,你去幫我問,可不可以請假?!徽昵宓閫肪統鋈チ?,沒多久,她就進來。貞清:『請好假了,不過,你明天早上,要做檢查,若可以就能先出院,下星期,再回來拆線。我明天早上再載你過來?!徽饈?,如雪又提著水果進來,見到貞清點了點頭。

  我:『你又提水果來干嘛?搞不好,明天就出院了?!晃遙骸何醫檣芤幌?,她是我女朋友趙貞清,她就是被搶的那位小姐叫王如雪?!徽昵宕蟯暾瀉?,在我耳邊輕聲說。貞清:『這個長的不錯,要不要我幫你把她?』我也在她耳邊輕聲說。我:『我已經上了?!徽饈?,貞清用力抓住我的雞巴。貞清:『你還真敢,才幾天就上了?!晃遙骸菏悄闥狄錈Φ?。痛啦!』貞清放開手。

  貞清:『說!怎么上的?!晃遙骸壕偷諞惶?,我喝湯倒在身上,全身黏黏的,她就幫我洗澡了?!蝗繆骸赫孕〗?,對不起,我不知道他有女朋友,那天幫他洗澡怕弄濕,所以沒穿衣服,幫他洗,就那樣了?!徽昵澹骸耗悄閬衷謔搶窗鎪叢璧??!蝗繆骸罕糾詞搶?,但現在,應該不用了?!徽昵澹骸焊蘸盟狄賜?,就還是你來幫他洗。你不用吃了,快點走吧,回去看你是要洗大頭,還是小頭?』說完,就搶過保溫盒,收拾東西,幫我穿上衣服,就走了。

  一路上,如雪似乎嚇的不敢說話,一直抱著水果籃,但我知道,貞清在逗她的。到貞清家后,她指指浴室。貞清:『浴室在那,你那天有脫衣服,今天也是一樣?!晃揖托πΦ?,帶如雪到浴室,她今天穿一件,長袖連身洋裝,我從她后面,將拉煉拉開。如雪:『你女朋友在,這樣不好啦?!晃遙骸何遺笥押芎蕕?,你不照她說的作,會把你跟我砍了?!?br>
  如雪她就自己脫掉衣服,但還穿著內衣褲,就要我躺在雙人按摩浴缸內,把我受傷的腳,跨在浴缸上,接著,幫我洗頭。貞清穿著一件透明的浴袍,里面沒穿,看的到她在玉袍內的乳頭,及沒穿內褲的蜜洞,超性感的,靠在浴室門口,但卻一付很兇的樣子。貞清:『你那天有穿內衣褲嗎?還不脫掉?!徽饈?,如雪幾乎要哭出來。如雪:『不要這樣啦,我真的不知道,他有女朋友啦?!徽昵澹骸航心閫丫屯?,那么多廢話?!?br>
  貞清就走進來,動手要將如雪內衣褲脫掉。這時,如雪真的嚇到哭出來了。我:『貞清,好了啦,不要再嚇她了?!徽昵寰凸幢ё∪繆?。貞清:『不要哭了,跟你開玩笑的啦?!蝗繆骸耗閼嫻氖撬笥崖??為什么還要我這樣作?』貞清:『其實我的性欲很強,但比較喜歡跟女人作,可是又要男人插,剛好碰到阿輝,他體力好時,我一個人應付不來,所以常常兩個人,跟他一起作愛,當然,都是我們認識的,也很固定,也許,你也可以加入我們?!?br>
  貞清說完,就抱著如雪親吻,如雪雖有些掙扎,但也和貞清舌吻了,貞清也將如雪的胸罩拿掉,脫掉她的內褲。我:『女王【我都這樣叫貞清】能不能先幫小的洗好再玩?!徽昵寰頭趴繆?。貞清:『你先幫這個色狼洗澡吧,我先到外面去了?!蝗繆┚圖絳?,幫我用沐浴精洗身體,還搓出一些汙垢來。如雪:『你看!你真髒. 』我:『那因為好幾天沒洗澡了,我可是很愛乾凈的?!?br>
  如雪還是很小心的,蹲在我旁邊幫我沖水,我手也沒閑著,不是摸她乳房就是小穴,弄得她小穴,也開始濕了。如雪:『你真的跟她說的,一樣作愛嗎?』我就將,我如何認識貞清,及跟芷薇和佩琦四人,常常輪流玩3P的事告訴她,但也跟她說,有時跟一些OL一夜情。如雪:『那她不知道嗎?』我:『知道,但她不會阻止我,因為她知道,我有需求,她又很忙?!?br>
  洗好后,如雪幫我擦乾身體時,又要含著我雞巴。我:『先不要玩,女王在外面等?!晃液腿繆┑嬌吞?,貞清已弄了一盤水果,并看著電視。我則帶著如雪,在沙發上坐著,我們三人,除貞清還穿著那件可有可無的透明浴袍外,幾乎都全裸。油於貞清似有似無的,特別性感,我就爬過去,將臉湊在她的小穴,舔了起來。

  貞清她享受了幾下。

  貞清:『嗯嗯……你先……嗯……去……服務……嗯嗯……如雪……啦……』我就轉換陣地,換去舔如雪的小穴,貞清也過來,吸吮著如雪的乳頭。如雪:『嗯嗯嗯嗯……嗯嗯……嗯嗯嗯……』她的叫聲,也是細細柔柔的,一付陶醉萬分的表情,看了雞巴更加硬了。我正起身,要將雞巴插入如雪小穴時。門鈴響了,貞清沒穿衣服,去看了一下,就開門,然后拉進一個女人,原來是佩琦。

  貞清:『你有鑰匙,干嘛按電鈴?』佩奇低著頭在脫鞋,一邊說!佩琦:『我剛剛去醫院,護士說輝哥跟你一起回來,我怕你們小別勝新婚,來看在不在,果然,看你穿這樣,就知你們在辦事?!壞彼囈吞?,看到我跟如雪,沒穿衣服,如雪拿個抱枕,遮住身體。

  佩琦:『她是誰???』貞清:『她叫如雪,就是被搶的那個人,而且,人家好心幫你輝哥洗澡,他就把人家給奸了?!晃遙骸何?!不要說的那么難聽,我們都是心甘情愿的?!慌彗骸耗隳囊淮尾皇切母是樵傅?,也就只有清姐愿意縱容你,你真是好運?!徽昵澹骸好還叵道?,如雪也是個好女孩,正想要她,也作我們的好姊妹?!慌彗妥餃繆┑吶員?,打量著如雪。

  佩琦:『長的很可愛。你好,我叫佩琦,是清姐的助理?!徽昵澹骸核牡諞淮?,就是給輝哥糟塌了?!晃遙骸何?!怎么越說越難聽,是她拜託我的,又不是我主動的?!蝗繆┮苫蟮目醋排彗?,佩琦只是對她傻笑,我就將那天的事,告訴如雪,而佩琦要阻止我,我就在客廳溜鳥,邊躲邊說,還學當時佩琦的口氣,貞清跟如雪在旁哈哈笑,最后,佩琦就坐在沙發上不追了。

  現場變成,我們三人赤裸的,坐在三人沙發上,佩琦自己一人,穿著衣服,坐在單人沙發。貞清:『剛剛我們正要辦事,結果你一來,害我們都停了,你說怎么辦?』佩琦:『那我一人服務你們三個?!晃遙骸耗閽趺磁??』佩琦就將我,拉到貞清及如雪中間坐下,然后跳起艷舞,把自己的衣服,一件一件脫光,丟散在各處,然后來到我們前面,蹲下來,用嘴巴含住我的雞巴,各用一只手,分別插貞清和如雪的小穴。

  貞清:『嗯嗯嗯……你……嗯嗯……很聰……嗯……明……嗯嗯……』如雪:『嗯嗯嗯……嗯嗯嗯……嗯嗯……』我則左抱貞清,右抱如雪,并各伸一手,用手指揉她們各一顆乳頭。貞清抱著我的頭親我。貞清:『嗯嗯嗯……老公……嗯嗯……好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嗯嗯……』如雪:『嗯嗯嗯……嗯嗯……嗯嗯……嗯嗯嗯……』佩琦這時起身背向我,將他的小穴,直接套入雞巴在抽插,換我用兩只手,分別插入貞清跟如雪的小穴內騷癢。佩琦:『啊啊……嗯嗯……好……棒……啊啊……好……嗯嗯……爽……嗯嗯……』貞清:『嗯嗯嗯……癢……嗯嗯……咩咩……啊啊……好癢……嗯嗯……』如雪:『嗯嗯……嗯嗯……啊啊……嗯嗯……』

  這時候,如雪跟貞清的屁股,不停的扭動。貞清忽然起身。貞清:『這里太小了,我們到房間去,不然,只有佩琦在爽?!晃頤薔推鶘淼椒考淠?,我要她們三人,跪在床上,屁股面對我。我:『我先各插你們幾下?!晃揖徒Π?,分別在她們三人的小穴內,插十幾下。三人:『啊啊啊……嗯嗯……啊啊……』
  接著,我斜斜仰躺在床上,讓如雪跪在我腿邊,讓小穴插入雞巴,貞清與如雪,面對面跪坐在我胸前,與如雪抱著,我用一只手的手指,插入她的小穴內,用摳轉癢的方式,佩琦用狗爬式,將她小穴對準我的嘴巴,讓我舔她的小穴。就這樣一個攻三個。如雪雙手靠在貞清的肩上,很好用力,她似乎很享受的抽插著。如雪:『啊啊啊……輝哥……嗯嗯……啊啊啊……舒服……嗯嗯……』貞清的刺激似乎最大,身體不停的顫抖,蜜洞不斷流出淫水。貞清:『啊啊啊……老公……啊啊啊……太……啊啊……刺激……啊啊……了……啊啊……』

  佩琦的小穴,用吸的,咬的,舔的交換使用,似乎很陶醉。佩琦:『嗯嗯……哥哥……嗯嗯嗯……好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嗯嗯……』貞清似乎快高潮了,小穴內有些抽動,她就起身,要如雪把雞巴讓給她插,如雪起身后,貞清握住雞巴,就插進她的小穴。貞清:『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』她抱著站在旁邊的如雪,高潮出精了。我在這樣刺激下,大叫【啊】的一聲,將愛液射進貞清的蜜洞內。我也停下,繼續舔佩琦的小屄了。

  佩琦起身,我就滾到貞清旁邊抱著她,佩琦則抱著如雪,兩人相擁,并用手指,互摳小穴。女人似乎知道,如何讓自己爽,很快,如雪就不停的擺動屁股。如雪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她被佩琦弄出高潮,也出精了。我則接手,將手指頭插入佩琦小穴摳。佩琦:『喔喔喔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』佩琦小穴一縮,她也出精了。

  休息后。佩琦:『輝哥好厲害,一次搞我們三個?!晃遙骸耗鞘悄闈懊孀韉暮??!徽昵邐嗜繆骸赫庋?,喜不喜歡?!蝗繆┑愕閫?。貞清:『那就加入我們了?!蝗繆┰俚愕閫?,貞清跟佩琦,就抱著如雪,表示歡迎之意。佩琦:『輝哥,接下來,我看你如何一次搞定四個?!晃遙骸好娑運母讎?,我鐵定是沒辦法,今天這樣太刺激了,所以就提早泄了?!槐糾?,她還想來挑逗我的雞巴。
  貞清:『不要玩了,明天要早起,送他回醫院?!弧何頤峭砩弦黃鶿??!灰徽糯菜母鋈?,是有點擠,所以都緊緊的抱一起,我是左抱佩琦,右抱如雪,貞清則從如雪背面抱著她。后來在迷濛中,貞清似乎喜歡如雪,兩人又纏綿一番。
  隔日早上,貞清送我回醫院,沒多久,醫師就來查房了。麗芬走到我床邊,面對其他人,將我的手撥下來,我明白他的意思,就沿著她的大腿,往內摸他的小屄,真的沒穿內褲。主治醫生又吩咐她,今天再檢查一次,看是否能出院。她點頭后,故意背對著大家來摸我的頭,然后一手拉開醫師袍,她里面是一件薄薄的圓領衫,要我看她沒穿胸罩的激凸,但我搖搖頭。因為巡房結束要走了,她故意走最后,然后轉身掀起衣服,露出乳房,我就點點頭。

  接下來,我一面上網,一面跟人MSN,美蘭在MSN上說:『昨天比較忙,回去就睡著了,忘記煮東西,叫我自己去吃飯?!晃綺褪奔?,我就露著屁股,到護理站跟美芳要一件衣服,告訴她,我去吃飯了。

  回到病房時,看見我的保險員在房間內。她是我以前經理的前妻,因為搞外遇離婚了,她叫素玲,一位三十幾歲的少婦,之前,向她買保險時,還沒離婚,所以見過幾次面,跟她買完保險后,除了打電話來問候外,她又跟經理離婚了,我又沒事,沒申請理賠什么的,今天一見到,有些認不出來,跟以前比,多了一點騷味。

  我:『素玲姐,你怎么來了?』素玲:『你那天打電話給我,我想你是一個好客戶,從沒幫你服務過,所以幫你拿一些,申請理賠文件給你,順便跟你說明一下?!晃遙骸何乙哺障胛誓?,怎么申請理賠?!晃醫竺嫻囊路訓?,不是故意的,讓我屁股對著她。她竟然伸手,摸了我的屁股一下。素玲:『阿輝!你的屁股好可愛喔!』說完,她就拿出一些表格文件,走來挨在我身邊坐下,一邊解說,一邊用她的雙乳,磨蹭我的身體,讓我的雞巴,有些感覺就挺起大帳篷。她就用一只手,摸了幾下我的雞巴,笑了一下。

  素玲:『哇!好硬,你先等一下,我去一下洗手間?!凰屯訓敉馓?,去洗手間的時間有點久,結果出來時,襯衫鈕扣也開了兩三顆,露出部分乳房,及已經解開的胸罩,拿著一件內褲。素玲:『剛剛摸了你的雞巴,有點受不了,想說自己解決,但咩咩還是很想被插,你看我的內褲都濕了?!晃遙骸翰換嵋椅野??』素玲:『現在不找你,找誰?就算你不同意,我也要硬上,不然,我就大叫?!徽媸嗆霉簧?!她拿的那件內褲,真的濕濕的!

  接著,她把襯衫拉出來,鈕扣全部打開,脫掉窄裙,整個人就趴在我身上,讓我躺在床上,我伸手摸她的淫屄,真的都濕了,她用那兩個奶子,一直磨蹭我的身體。對這種放的開的,我就直接將手指,插入她的淫穴,一樣用摳、轉、癢的方式,弄她小穴。素玲:『嗯嗯……好……啊啊……癢……嗯嗯……癢……嗯嗯……』接著,她起身拉我起來,換她趴在床上,屁股向外。但我的手指,沒離開她小穴,還是摳得緊緊的。

  素玲:『啊啊……咩咩好癢……嗯嗯……要……雞巴……啊啊啊……插……』我就把雞巴,插進他的小穴,她的屁股,開始用轉的起來。素玲:『啊啊……雞巴……嗯嗯……插……的好……啊啊啊……舒……嗯……服……啊啊……』我則用兩只手指頭,掐住她的陰核猛揉,她的淫水不斷流出。雞巴還是猛插她的小穴。素玲:『啊啊啊……太……啊啊……太……呵呵……爽……呵呵……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呵呵……』我將她轉身,換躺在床上,將她雙腿,放在我肩上,在把雞巴插入小屄,因為淫穴內,已經濕成小水洼了,插起來滋滋作響。

  素玲:『啊啊啊啊啊……呵呵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』換我將雞巴,插在小穴內不動,改用轉幾圈后抽出,再猛插幾下。素玲:『嗯嗯嗯……啊啊啊……嗯嗯……啊啊啊……』感覺,她的小穴已有痙攣的情形了,我更用力的抽插。素玲:『啊啊啊啊啊阿……救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命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』她身體抽動了幾下,小穴流出淫水來。素玲:『跟你作愛,真的很爽?!?br>
  休息一下,她起身,邊穿衣服,邊拋媚眼。素玲:『當初怎么不知道,你的雞巴那么棒。早早就叫建傑【我以前經理】帶來給我用?!晃遙骸喊縈?!老板的老婆,我才不敢呢?!凰亓幔骸耗竅衷誆皇橇?,就常常來用喔?!恍南胝媸撬璧納?。

  隨后,她整理衣服,及要給我的資料后,要離開時,還將內褲丟給我。素玲:『已經濕了,給你作紀念?!?br>
  到了晚餐時間,麗芬竟還沒來幫我檢查,現在是愛柔值班,我請她問看看,沒得到回覆。貞清再送晚餐來了。貞清:『什么時候可以出院阿?』我:『不知道,還沒檢查?!徽昵澹骸何矣械閌?,先走了?!凰肟?,愛柔進來了。
  愛柔:『蘇醫師叫你去她的診療室,就那天去的地方。你明天就出院了,晚上,我能不能再跟你作愛?』我:『現在如果你有空,跟我一起去吧?』愛柔:『難道你跟蘇醫師也干上了?』我:『對啦,要不要一起去啦?』愛柔:『我沒作過3P耶?!晃遙骸耗譴?,我被她強奸了,晚上你就沒得玩了?!話幔骸漢美?!』我:『不過,你要把內衣褲脫掉?!話幔骸何裁??』我:『因為蘇醫師一定也沒穿?!話峋徒哪誑慵靶卣滯訓?,再穿上連身護士服。
  我們到了蘇醫師的診療室,打開們進去,蘇醫師一見到愛柔,麗芬:『她怎么來了?』我掀開愛柔的裙子,露出她的淫屄。我:『她跟你一樣,咩咩都說癢了。

  『我就伸手掀開麗芬的裙子,果然,她也沒穿內褲,露出她的淫穴。麗芬:』我這兩天,被你逼沒穿內衣胸罩,搞得我好想要?!?br>
  我心想,這幾天天天作愛,再加上昨夜一王戰三后,下午又剛玩一次,實在沒性趣了。我:『這幾天,在醫院睡得很累,現在沒性趣作愛,你們兩位就先表演一下,把我性致弄起來了,我再跟你們作?!凰橇餃嘶タ戳艘幌潞?,就脫起衣服來了,當兩人脫完衣服后,愛柔跟麗芬卻走向我,把我衣服全部脫掉。麗芬:『你以為你是誰,管你有沒有興趣,就是要你的DD?!?br>
  兩人將我推到病床上躺著,麗芬一口就含住我的雞巴,愛柔抱著我親,并用她的雙乳,在我胸前磨蹭。麗芬吸了幾十下雞巴后,就爬上床,將小穴套進我雞巴。

  麗芬:『啊啊……看我今天肏爽你?!凰低旰?,她雙膝跪在床上,屁股用力的上下抽插。麗芬:『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肏……啊啊……死……啊啊……你……啊啊……』我一邊用手摳愛柔的小穴,一樣在她小穴內騷癢。愛柔:『嗯嗯嗯……癢……嗯嗯嗯……』麗芬仍繼續用力的,將屁股上下擺動。

  麗芬:『啊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……爽……啊啊啊……』愛柔:『嗯嗯……蘇……醫……嗯嗯……師……嗯……快一點……嗯嗯……換……我……嗯嗯……』麗芬就更賣力的,擺動屁股上下擺動。麗芬:『啊啊啊……我……啊啊……要……啊啊啊……出……啊啊……來了……啊啊……』接著,麗芬停止屁股的擺動,彎身抱著我喘氣,小穴流出一堆淫水。

  愛柔一見,馬上拍拍麗芬,要她下來,換愛柔馬上將她的陰戶套進雞巴,跟麗芬一樣抽插起來。愛柔:『啊啊啊……舒……啊啊……服……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』在愛柔抽插了幾十下后,我的雞巴,受不了這刺激,就射精在她的淫屄內了。愛柔:『輝哥!我還要啦,已經快出來了?!晃以蟣兆叛劬γ換卮?。

  愛柔則下床,開始吸起我雞巴,也不管那雞巴上,沾有她的淫水跟我的精液,而且用舌尖,舔我的馬眼,沒多久,雞巴又開始有反應了,愛柔在快速吸了幾下后,再度爬上床,將雞巴套入小穴中,又抽插起來了。

  愛柔:『啊啊啊……舒服……啊啊……了……啊啊……』我則伸手捏她的兩個奶頭猛轉,她受了刺激,屁股更是用力上下擺動。愛柔:『啊啊啊啊……快……啊啊啊……升……啊啊啊……天……啊啊……了……』她再用力,將屁股抽插幾下后,她小穴也出精了。

  三人休息后,就回了病房,我打了電話給貞清說,明天可以出院了。隔天早上,我一到上班時間,就趕快去辦離院手續,離開醫院的淫樂病房。

         ?。跡希碳で欏臼摺懇椿峒潑牽?br>
  『人是
評論加載中..